未知微信文章分享: 中国古代战争观发展史
七个猴

中国古代战争观发展史

发布者:七个猴 栏目: 读书 时间:16-12-05 09:38 点击:

中国古代战争观发展史

巫术与战争的结合

人类最初的战争形态不仅充满了血腥的暴力的杀戮,而且笼罩着浓厚的那样一种神巫的气氛,原始的所谓战争和巫术密不可分,古代说大禹这个人号称多才多艺能事鬼神,古代的这些头领都叫大人长得人高马大,能够亲自到战场上去打敌人,而且他还能够事鬼神,实际上这些人都是大巫。

一方面是氏族首领,另一方面可以同鬼神来直接通话掌握着巫术,最早的战争形态实际上是这样一个原始的形态。

周公之后的战争观

从周公制礼作乐以后兵学就变成军礼的一个部分,因为当时贵族实行的分封制,诸侯和诸侯之间的战争实际上等于家族之间的内斗,就好像兄弟阋墙一样。这种内斗大家都不想撕破脸面,以这种战争要文之以礼乐就是打仗要堂堂正正,不能用权谋诡诈以免破坏了礼法秩序,大家有兴趣看《左传》那些战争像儿戏一样,对阵的双方见到了对方的国君了,赶快下车行礼。对方的国君的战车陷到泥潭里了还要帮着他推。所以好的一方面是限制了战争的残酷的程度,但另外一方面它不符合战争的性质,因为战争的性质就是保护自已消灭敌人达到政治目标,而周礼温情脉脉的这样一种形式明显不符合战争的性质。

孙子的战争理论

所以从春秋中期以后随着争霸战争的激烈,就需要有一种新的战争理论出现,这种新的战争理论要能够摆脱旧的军礼,那样一种理论的束缚,孙子的战争理论应运而生。

总体来看这种战争理论就是以“诡道来代替正道 以权诈之兵代替仁义之师”,正是把战争看做是“政治集团之间的武装搏斗” 从这个出发点来总结战争的运行规律。所以这样就凸显了军事对抗的暴力性质,它根本的一点就是兵者诡道,诡道,就不是交朋友就可以欺骗你,就可以用假象调动敌人然后出奇制胜。

 

但是我们讲尽管军事学和伦理学属于不同的领域,但是假如说战场上的军事行为,没有道德伦理的约束的话也很可怕。什么叫恐怖主义?也就是说暴力不受道德的约束,战争就会变成恐怖主义就会变成滥杀无辜。

 

另一个方面,人们为了避免在这种无限升级的搏斗当中,造成双方的同归于尽 于是人们不得不产生一种约定,这种约定就是要限制、要降低暴力的使用程度,并且将一部分人 比如说妇孺老幼排斥在暴力的使用范围之外。比如说要优待战俘今天我们都知道国际上有《日内瓦公约》。

 

所以我们不能不承认孙子在当时创立了一个新的兵学理论体系,就是因为他能够暂时抛开了伦理的纠缠,而从纯粹的军事斗争的方面来寻找规律,才成就了一个兵学史上令后人难以逾越的一个高峰,但是他的理论竞争有余、和谐不足。这也是它的一个软肋,所以新的军事理论体系有待于进一步地完善。

以仁为本的战争观

到了战国晚期由于残酷的战争,造成了极大的社会震动,人们纷纷指责那几个大国像秦国为虎狼之国,表示天下民不乐为其民。所以秦即使统一了也不能从文化上、心理上让人民信服。在这种情况下富于伦理价值的儒学就开始对兵学进行渗透进行整合,于是产生了以仁为本的战争观。

这种以仁义为本的战争观不仅体现在《荀子》和《吕氏春秋》两本书里边,也体现于其他的兵书比如《尉缭子》,《尉缭子》说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呢?“兵者所以诛暴乱禁不义也”战争的目的是诛杀那些暴君。而且作战当中 要“不攻无过之城” 和平的居民你不能进攻;“不杀无罪之人” 不是武装的人你不能屠杀;“兵之所加者 农不离其田业”你进入敌人的国土了,要农民可以正常地生产;“孽在于屠戮”像白起那样杀俘40万那就是作孽。

所以这样 到了战国以后兵学既继承了孙子的高度的理性精神,同时又吸纳了儒家在伦理方面的丰厚的资源,使具有东方特色的中国的军事体系兵学体系逐渐地丰满、渐成体系、逐渐地形成一种体系。

从社会上来说军事毕竟是一个子系统,它要服从于一个社会中心价值或核心价值这样一个总的安排,这就是一个以仁义为特征的战争观所产生的背景。
热点内容